Gonzales v Carhart

在这个 2007 年的案子判决书中,高院以 5-4 认同了 2003 年通过的 Partial Birth Abortion Ban Act

While we find no reliable data to measure the phenomenon, it seems unexceptionable to conclude some women come to regret their choice to abort the infant life they once created and sustained. Severe depression and loss of esteem can follow.

于是高院用支持反堕胎,来帮助某些妇女免去了做出将来会让她们后悔的选择的机会。

Tempura

原来天妇罗这个词是来自拉丁文 tempora,就是“有时”的意思。

据维基说,是当年在日本的葡萄牙教士,在特定的日子里不能吃肉,只能吃鱼和蔬菜,就发明了这玩意,被日本人学了去,有时吃 tempura。

做 tempura 的面浆,是蛋黄加面粉加冰水,只在要炸的时候快速打出,蘸上下锅。

要冰水,水冷,浆就浓,能更好的沾在鱼表面。

要随炸随打,这样面粉来不及吸入水,在炸的时候水可以迅速的被炸出,形成脆的表面。

只用筷子打几下,会有不均匀的颗粒感,不至于太顺滑,增加口感。

怪不得说日本饭馆里要有专门负责做这个的师傅。

supply-demand curve

供求曲线可能是经济学最基本的概念。

今天听到 J Bradford DeLong 用这个简化的例子来讲供求曲线:

当个人电脑刚出现时,还是个奢侈品,所以,需求曲线很陡,弹性(elasticity)很强,价格决定了消费者,这样,PC 和 windows 的低价战略就有优势。

到 2000 年,电脑已经成为了必需品。事实上,美国统计局此时已经放弃了对 IT 方面的投入的绝对值计量,因为电脑产品的更新速度太快了,用任何一年作为基准,到 10 年后,行业对 IT 设备的投入已经超过了国民生产总值,也就失去了实际意义。

此时,电脑的需求曲线就开始变平了,这样,走高价高质高利润的苹果,销售策略就变得有优势了。

这里可见 Steve Jobs 的历害之处:他生生把一个可有可无的智能手机,变成了一个必需品。

天堂谷旁侃美国

豆瓣链接

终于出来了。

想来,最重要的,是要解释一下这本书,和字节社的那本《Talich 侃美国》的异同。

还是讲一下成书的源委。

首先是托一位老网友海洋(@右岸)的热心介绍,在去年上半年得以认识了上海三联书店编辑彭毅文。毅文很快就邀请我写一本书,大约是基于我以前在博客上的敲打,还有那时在知乎上写的一些文字。

两边讨论了几次,觉得还是少挖旧坟,就我最近写得比较多的美国历史随笔,攒一本书。想法呢,就是一个外行把自己听来的看来的整出来,讲给其他有兴趣的外行人。

一个外行人,又没有什么时间研究,知道的必然不精。所以呢,也就不求甚解,而只是关心事情的大脉络。只希望这本书,对于感兴趣的读者来说,是一个起点。

但是,只是把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原样复述,又有点太过无趣,简直就是在抄书。

正好,有了知乎,有了上面各种各样的提问。这些问题千奇百怪,却让我有一种可以触类旁通的感觉:原来那些故事,如此串起来,用来讲这个问题,却另有一种通畅的快感。

于是不知不觉,就借着在知乎答题写了不少。

这时字节社的李如一听到了风声,找了来。问有兴趣同时出电子版么。

鉴于版权问题,征寻了毅文意见:网络版权和纸媒的版权是分开的。我可以自行出版。

这时,又遇到美国大选,于是和李如一决定,这本电子版并不求一样,而会只部分和将来的三联版重合。有一半的内容,是应景的关于美国大选的文章。就这样,诞生了《Talich 侃美国》。

同时,这本《天堂在上,美国在这儿》,慢慢得写成了一个大约把美国历史盖了一遍的文集。当然,说是把美国历史串了一遍,但其实全是尽着自己的兴趣来走,很多大事都被我略去未讲,可以说是一本历史游记。

虽然到去年年底,终于成稿,其实到年初又加了一篇导读,把我现在心中理解的美国历史的逻辑又串了一遍,才算是告一段落。

但是,鉴于我的中文已经生疏,里面错字实在太多,这本书来来回回校了至少五次,也累死了三联的张老师和编辑毅文,想来也有其他负责人(估计李如一在校定我的文字时也气得半死,只是没跟我说),这样一直拖到夏天,才拿出来。

随着这本书的出版,字节社版里相同的文章也会做相应的更新。但是,至少在可见的未来不会推出新书的的电子版。

在这里感谢所有支持我,鼓励我,帮助我,和我交流,提出意见,给出建议的朋友。谢谢你们。

Talich 于
亚利桑那州天堂谷旁

hr2617

原本以为只有州里才会有这种提案:

两民主党众议员提议在月球上建一个国家公园:to establish the Apollo Luna Sites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on the Moon.

NWLB

二战时,罗斯福政府成立了 National War Labor Board (NWLB),主要是要解决劳资纠纷问题,好让大家都全力投入战备。

此 Board 的成员中,不乏后来的牛人。比如 UC Berkeley 的校长 Clark Kerr(这位劳资专家后来在任时两面不讨好,在 60 年代的学潮中成为被学生泄愤对像,最后被里根解职,认为他陪养出了这样一批叛逆学生)。

要合理解决劳资纠纷,当然要让双方都高兴。对于资方来说,最合理的,是对少数贡献最大的职工加薪,贡献越大,加得越多。但是这显然只能不能惠及大部分工人。反过来,给所有工人加薪,对资方来说又太亏了。

最后的解法,利用了工会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
要让大部分工人满意的最佳方法,是只为大部分薪水低的工人加工资:这些人工资本来就低,加了薪对资方影响不大。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实际是一种在工人中均贫富的方法。

如何杀死一条三文鱼

首先要让鱼饿上七至十天,以去除细菌和食道里的消化酶(这样鱼会腐败的慢一些)

然后放到冰水里,加入二氧化碳,把鱼麻醉

然后用重击或刺穿腮部杀死鱼

放血。放血会提升鱼的味道和保质期

趁鱼还冷,迅速清理,封装。

鱼的份小量大,所以还是大型渔场或脱网渔船处理的鱼质量更好,本地的小渔场则会良莠不齐。

母系社会

印第安很多部落(如易洛魁部落)是所谓的母系社会(Matrilineality)

现代研究认为,这些部落是母系制度,因为他们是 Hunter-gatherer,所以男性要在外打猎,有时常数月不归,这样夫妻关系就不重要,家中最重要的关系,其实是母女关系,经常事务就自然留给女性来负责,并因而强调家庭间的互助。

印第安人也同时选择了公有制。虽然允许有私产,但主要的地产都是社区所有。因为印第安部落没有什么商业活动,也自然没有市场去用额外的所得兑现其它物品,私人财产存在的意义不大,到了艰难时刻,不管自己藏了什么,一样要拿出来,好共同渡过难关。

Greenspan

1974 年,Greenspan 被 Ford 提名 Councils of Economy Advisers.

在 confirmation 过程中,参议院关注的不是 Greenspan 的水平,而是他的社会观念:他看上去和民主党的社会改良理念格格不入。

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你的公司 Townsend-Greenspan & Co., Inc 里有 60% 的女性,而其它金融公司里只有不到 5%。

Greenspan 说,因为社会歧视女性,所以用同样的工资,我可以雇到比男员工好得多的女员工。(Greenspan 没有说自己还可以跟其中一些员工发展出相当浪漫的关系)

白宫打电话说,不能这样讲。Greenspan 说,那我难道要让这些找到不工作的女员工去找垃圾工作?

白宫说,你不能说只给她们比市场价高一点点的工作,而要说你支付给她们对得起她们价值的工作。

对 于 Greenspan 来说,雇佣女员工是自由市场使然,这样可以推高女性就业的市场需要,提高她们的工资。但显然,他虽然从 1950 年代就开始雇女员工,整个市场也没有因为他等少数几个公司的行为而发生多大的变化。当然,这或许和 Greenspan 公司平平的业绩有关了。